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春野櫻 > 澡堂小娘子 >  繁體中文 更多春野櫻作品集  澡堂小娘子目錄  下一頁

澡堂小娘子  第1頁    作者:春野櫻

  楔子

  烏云蔽空,原本幽暗陰森的山林更顯詭異。

  爾家村位于鬼門山中,爾氏一族世居山中,據說是百余年前為逃避戰亂而避居于此,而后便在此地安定下來,當年的領頭人成了族長,其子孫世襲族長之職,主宰村中一切事務,包括祭儀。

  鬼門山地險貧瘠,少有雨露,避居至此的前幾年經常鬧饑荒,餓死了不少老人跟小孩,村里的神婆某夜夢到山神,其表情憤怒,指責爾氏一族擅自入境叨擾,又未經它同意便鑿石砍樹蓋屋舍,要爾氏一族獻祭十六歲的少女以換永世安康。

  神婆醒來,立即告知族長此一夢境,并提議獻祭山神以求雨露。族長初時不同意,但眼見村人饑病交迫,接連死去,他只好妥協。

  族長讓村中所有十六歲的少女抽簽,選出一人,將她帶到深林中的祭壇活埋獻祭。驚奇的是,隔天風云變色,下了足足三個月的大雨,解了旱象,也讓村人可儲水以供飲用及灌溉。

  自此之后,爾家村每隔兩年便會向山神獻祭,此傳統流傳許久,直到二十年前的族長爾奇認為活人獻祭太過殘酷,強勢終止。

  另有一說,當年是爾奇十六歲的閨女抽中了簽,他不忍將女兒活埋,才廢了這項傳統祭儀。

  原本族人都擔心終止獻祭會惹得山神再次震怒,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,倒也安和平順,久而久之大家便漸漸淡忘了活人獻祭一事。

  爾氏一族向來男丁單薄,十個新生兒之中,頂多只有一、兩個男孩,族中長老認為應是近親通婚才導致男丁減少且體弱,擔心爾氏無后,開始派人到外面想辦法帶回童女。

  這二十年間,爾氏族人慢慢往外發展,他們會外出買賣,以物易物,帶回山里所欠缺的物資,還有可以繁衍后代的健康童女。

  但在兩年前,雨不下了,村中亦常有少女進了深林后便失蹤,族人懷疑是山神作祟,求助現任族長爾威。

  爾威決定恢復獻祭儀式,將異母妹妹爾沫獻給鬼門山的山神,以平息其怒,交換滋養大地的雨露。

  爾沫已十七,早已過了獻祭的年齡,但爾威宣稱她其實是七個月便生下的早產兒,實際年齡未及十七。

  就這樣,爾沫被迫凈身,換上素衣,在村中男丁及長老的押送下前往祭壇。

  他們不顧她的哭求,喂她吃下短暫昏迷的藥,將她放進早已挖好的土坑里,然后將土掩上……

  第1章(1)

  “啊!”爾沫從睡夢中驚醒,全身冒著冷汗,腳底一陣陣的發涼。

  她怔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,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回過神來。

  她閉起眼睛,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氣,然后再睜開雙眼。沒錯,她正安全地、安穩地睡在春風澡堂的小柴房里。

  話說都已經三個月了,她怎么還是經常被那個可怕的夢嚇醒呢?在夢里,她被埋進土坑,陷進黑暗陰冷的地獄里,那是比她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還要可怕的夢。

  她,王羽潔,二十五歲,包子名店的老么。

  她大學畢業后就待在自家的包子店工作,但是當空姐是她最大的夢想,好不容易通過層層關卡,她卻在面試時因為太過緊張而在面試官面前吐了一地。

  從小到大,只要情緒起伏太大,感到緊張、害怕或是厭惡、惡心,她就會無法控制的嘔吐,這是一種無藥可醫的病。

  因為如此,她無法當上空姐,由于心情實在太不好了,她買了一手啤酒回家喝,卻沒想到喝得爛醉,竟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。

  她還記得當時她的靈魂飄到天花板上,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死狀,她并不感到害怕或傷心,只覺得難堪又沮喪,這樣的死法真是太糗了!

  她才剛這么想,一股亮晃晃的漩渦將她一卷,她便失去了意識。

  再醒過來,她發現自己在伸手不見五指、又濕又冷的地方,她奮力掙扎了好一會兒,才從泥淖里坐起身來,瞬間,她感覺頭暈目眩,各種記憶像土石流般灌了進來,所以……她又吐了。

  那時,她有了爾沫生前的記憶,也意識到自己竟在死后穿越時空,重生在爾沫的身子里。

  比起她的死因,爾沫的死法可恐怖多了,竟然是被活埋,而且還是被異母哥哥逼迫,這對從二十一世紀而來的她,簡直不可思議又可怕,活人獻祭耶,那根本就是小說或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了。

  有監于此,她知道爾家村是留不得的,她憑著爾沫的記憶逃出了鬼門山,一路靠著善心人的幫忙來到繁榮的崇安縣城,無奈她不只身無分文,還渾身發臭,走到哪兒都被驅趕,最后餓昏在春風澡堂前,是老板娘春姨收留了她。

  春姨在當地也算是個奇女子。年輕時,她是無雙院的紅牌姑娘,后來給自己贖了身,經營起澡堂的生意,出于同病相憐之心,她雇用的多是各有苦衷、不被世俗所接受的可憐弱勢女子,有剛嫁進門便死了丈夫,被認為不祥的寡婦;有被主子玷辱,卻被女主子以勾引主子之罪逐出家門的婢女;還有年老色衰無法再伺候客人、對鴇母再無可用價值的窯姊兒……

  春風澡堂在崇安頗有名氣,不過上門的都是些三教九流,算是個龍蛇雜處、稍嫌復雜的地方。

  盡管如此,對于無處可去的爾沫來說,這可是個美好的避風港。

  “小沫,醒了沒?該你當值了!”門外傳來的是君姊的聲音。

  君姊今年二十有四,便是那個被主子糟蹋,又被女主子趕出家門的婢女。

  “醒了,就來了!”爾沫飛快地起身,穿上了布鞋。

  “趕緊的,小心春姨罵人。”君姊叮囑了一聲。

  “好的。”爾沫跑上前,打開小柴房的門,綻開了笑,“這就走了。”說完,她一溜煙的跑了。

  春姨平時說話大剌剌的,一不順心如意或是有人礙著了她的路、她的眼,她就會罵人,可其實她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好人,心軟得很,見不得別人難過。

  爾沫來到前頭,看見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正走進來,前世都在自家包子店接待客人的她,立刻上前招呼道:“客官好,歡迎光臨春風澡堂,一個人嗎?”

  以前她老是向母親抱怨她做的是“送往迎來”的工作,然后就會換來母親一個白眼,沒想到這樣的本事,倒讓她在古代得以謀生。

  那男子撥起遮去半邊臉的烏黑發絲,露出一張俊朗瀟灑的臉龐,他的黑眸帶了一絲促狹,似笑非笑地睇著她問道:“你看見別人了嗎?”

  迎上他的黑眸,她的心猛地抽了一下。

  要死,這看起來有點不正經的男人長得還真好看,濃眉大眼,寬額高鼻,五官的配置根本是黃金比例……不過,長得好看的男人從來不是她的菜,好看的男人都不牢靠,她爸是這樣,她兩任前男友也是。

  可是每當她抱怨她那個游手好閑、無所事事的老爸時,母親總會笑笑地說——

  他也是有長處的,要不是他長得英俊,我哪生得出你們這么漂亮的三姊妹?

  老實說,她真不知道她媽是天性樂觀,還是善良近乎呆?

  爾沫拉回心思,堆起職業笑容又問:“那客官是共浴還是私浴?”

  “還有私浴嗎?”他問。

  她朝柜臺后面墻上一看,私浴的木牌還有一張。“還有一間,客官要嗎?”

  “問了就是要。”男人好奇的端詳著她,“你是新來的?”

  “咦?”他這么問的意思是……他是春風澡堂的常客嗎?可是她在這里工作三個月了,卻是第一次看見他。

  他一笑,上前一步靠近她,“春姨又撿小貓回來了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爾沫直覺反應往后退了一步。小貓?是指她嗎?還有,他說話就說話,靠這么近做什么?而且他身上有……粉味!

  她對這種粉味可是一點都不陌生,因為她老爸身上就常有這種味道。打從她長記性開始,就知道她爸喜歡流連花叢,有錢沒錢都喜歡上酒家尋歡,有錢時大把撒,沒錢時就賒帳,然后再讓那些收帳的到店里來找她媽媽要。包子店是她爺爺留下的,可后來被她爸爸經營到幾乎要倒閉,是靠著媽媽兩只手慢慢撐起來的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春野櫻的作品<<澡堂小娘子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利来w66利来w66官网 - 利来w66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