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春野櫻 > 澡堂小娘子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澡堂小娘子目錄  下一頁

澡堂小娘子  第2頁    作者:春野櫻

  她爸爸是個一事無成、只會敗家的媽寶,娶妻生子后依舊故我,然后她奶奶還慣著他、向著他,有事沒事還數落她媽媽,說是她媽媽不爭氣、管不住丈夫。

  其實奶奶會對她媽媽全無感激,是因為媽媽生了三個女兒,沒為他們王家傳宗接代。她常想,幸好她媽媽沒生下兒子,否則照她奶奶那種慣法,世界上又要再多一個廢物。

  至于眼前這男人嘛,現在才中午呢,他就渾身粉味,想必是昨晚流連青樓,留宿在姑娘的香閨里,睡到晌午才醒來吧?

  嘖嘖,又是一個火山孝子。

  這時,春姨走了出來,一看到男子便招呼道:“咦?齊三,你還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,又跑哪兒去了?”

  他咧嘴一笑,“到處走走瞧瞧罷了,這不是回來了嗎?”

  春姨走上前,嗅了嗅他身上,撇撇嘴,“一回來就往無雙院跑了吧?”

  “春姨真是冰雪聰明。”他說。

  “啐!”春姨輕啐一記,“男人啊,都是貪腥的貓,老娘還不明白你們嗎?”

  爾沫在一旁靜觀兩人的互動,不難看出他們頗有交情。

  “這小貓叫什么?又是哪兒撿回來的?”他笑問道。

  “她叫爾沫,是自來貓。”春姨一笑,“倒在澡堂門口,見著不忍,就收了。”

  他看向爾沫,“自來貓招財呀。”

  “得了吧,我撿的全是來要債的。”春姨說完,回頭交代爾沫,“趕緊帶齊爺去私浴吧!”

  “是!”爾沫答應一聲,連忙鉆到柜臺后拿了木牌,領著人前往私浴間。

  春風澡堂共有兩個共浴池,一池約莫能容納十個客人,私浴池則有六個,大小不一。

  一般來說,共浴池沒有人伺候,私浴池則有一人伺候,做的就是在屏風后等著,在客人呼喚時遞上布巾、皂角或袍子之類的工作。

  這樣的工作對女子來說不是什么名譽的事,但對于爾沫這樣無處可去、只求能三餐溫飽的女人來說,能有個差事做就好。

  名譽又不能當飯吃,再說了,不過是伺候沐浴更衣,又不出賣靈肉,對于靈魂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她來說,實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  不過話說回來,她不能一輩子待在這兒,總得有點計劃,有些想法。

  她想,等手邊攢了一些錢后,她就出去做點小生意或買賣,說不定能在古代闖出一片天,變成什么紅頂女商人之類的。

  “欸!”

  她在屏風后想得正美好,忽然聽見齊三的喊聲,她連忙回過神,答應一聲,“齊爺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聊聊。你打哪兒來的?”

  爾沫頓了頓,回道:“山里。”

  這回答挺有趣的,他忍不住抿嘴一笑,“什么山里?”

  “深山里。”她說。

  “聽起來有點神秘。”

  “不神秘,只是不值一提。”

  “唔……那家里有些什么人?”他又問。

  “家里……沒什么人。”

  她有著原主的記憶,當然知道原主家里的狀況,原主的娘名叫娥,沒有姓,是爾家村的人從外面買回來的孤女,就養在族長家里。長到十六歲,成了族長的妾,甚得族長寵愛,卻也因此得罪了正室,也就是爾威的母親。

  兩年后,娥生下了原主,由于原主長得標致,族長十分喜愛,使得正室對她們母女倆更是憎惡,爾威從小便將他娘的不滿看在眼里,常趁著父親不在對娥出言不遜,對原主偷偷打罵欺凌。

  原主十歲那年,娘親因病死去,隔年,父親也死了,失去依靠的她成了爾威母子倆的眼中釘,不只將家中粗活都丟給她干,還經常毫無理由的打罵羞辱。

  原主在那個家,早已沒了家人。

  聽出她語氣帶一絲惆悵,他不由得微微一怔,他想,她必然有著不愿提起也無須再提起的過去吧,于是他換了個話題,“你是怎么來到崇安的?”

  “山里不能活,就出來了。”她被他問得有點煩,話鋒一轉,“齊爺,你有需要什么嗎?”

  感覺到她不想深聊自己的事,他也沒打破砂鍋問到底,畢竟是初次照面,他沒理由打探太多。

  許是他的“任務”及“職責”所致,使得他慣于并樂于打聽試探吧!

  他的本名是齊浩天,雖是庶出,卻是平康侯府的世子,排行老三,他經常來往各地,穿州越縣,以各種身分及樣貌,為圣上秘密追查一些貪官污吏的犯行,搜集證據,好將他們繩之以法。

  他也結交不少不少民間友人,文人雅士、販夫走卒,就連游走在黑白之間的綠林人士,他亦有往來,正因如此,圣上才會封他一個“潛行使”的官銜。

  半年來,他為了各地多起女子及女童失蹤案,以齊三及其他幾個伴隨著易容而自創的假身分,到處搜證訪查,如今已有了眉目,并鎖定幾個不法的人牙子,其中一名便是江三郎。

  春風澡堂是江三郎經常出沒的地方,他也常常在此與其他人牙子交流,為與他們接近并查究不法事證,他便不時出現在此。

  三個月前,他為了回京覆命,并調查訪崇安知縣朱博跟樂戶司監理蕭展鵬之間的關聯而離開崇安,沿途還去了一趟開陽,發現定安侯府的二少爺繼慕凡跟人牙子亦有不尋常的往來。

  定安侯乃是英明神武、驍勇善戰的武侯,常年戍守邊關,抵御外侮,其長子繼慕聲本來天資聰穎,可望克紹箕裘,繼承其衣缽及爵位,不料十四歲那年大病一場后,竟成了和幼童一般的傻子。二少爺繼慕凡是繼室所生,才智不及兄長不說,還是個素行不良的混蛋。

  說他是混蛋可一點都沒冤枉,齊浩天可是親眼“見證”他的惡劣。在一次宮宴上,繼慕凡伙同其他幾位侯府少爺欺凌自己的傻哥哥,要不是他及時出手相助,還不知道他們會把癡傻的繼慕聲整成什么模樣。

  他追查此案半年,從沒想過定安侯府的二少爺會牽涉其中,為此,他也頗為苦惱。想定安侯一世英名,若真毀在這不肖子手上,那可真是太冤了。

  第1章(2)

  “齊爺?”

  爾沫的喊聲喚回了他有點遠揚的思緒,他道:“把浴巾給我吧。”

  “喔。”她答應一聲,立刻取了浴巾,自屏風后走了出來。

  為了避免看見不該看的,她的視線往右邊瞥,然后筆直的朝著浴池走去,忽地,她感覺到腳下踩到一個濕濕滑滑的突起物,而當她意識到那是什么時,已經整個人失去重心,往前一滑——

  “啊!”

  她驚叫的同時,人也一路滑進了浴池,還撞進齊浩天的懷里。

  她急著想退開,腳下卻踩空而失去重心,狼狽的喝了幾口水。

  “別慌。”見她慌得連連吃水,齊浩天出手拉她。

  見狀,她又激動地想推開他的手,這么一來一往,她腳下又一滑,溜進了水里,情急之下,她胡亂地又撈又抓,竟一個不小心觸及他的重要部位——

  齊浩天雖然常周旋在女人之間,但突然被一個初識的姑娘家抓住了重要部位,也是心頭一驚,但他故作鎮定地將她從水里撈了起來,強硬地抓著她的肩膀,正色道:“穩著!”

  爾沫全身濕透,狼狽不堪,她一抬頭,就直直迎上他的目光,腦海里不自覺想著方才的情景,雖然她沒看見,可她摸著了、感覺到了,她……

  “我、我剛才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摸、摸到了?”她面紅耳赤,聲音也微微顫抖。

  他其實也尷尬極了,但他仍努力保持鎮定,不形于色。“是。”

  穿越重生前,她雖然交過男朋友,卻完全沒有那方面的經驗,因為她只要一想到男人的“那話兒”,就會忍不住想吐,也因此關于那件事,她一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至于為什么光是想像就會吐呢?那是因為她國小時曾被變態露鳥俠嚇過,從此有了陰影。

  在回想的同時,她的胃猛地一陣翻攪,一陣火辣辣的腥味一路往她喉嚨竄,接著她“嘔”了一聲,吐了。

  “你這蠢丫頭!”春姨單手叉腰,像只茶壺般的站在池邊,氣呼呼地瞪著正在清理池子的爾沫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春野櫻的作品<<澡堂小娘子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利来w66利来w66官网 - 利来w66官方网站